李丹阳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应急管理学院副教授

我是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李丹阳,私人养狗行为政府是否要介入,问吧!

10月29日,云南省文山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文山市区犬类管理的通告”,因“早上7时至晚上10时之间禁止溜犬”,被戏称“史上最严城市养犬办法”。网友意见泾渭分明,一方面是强烈支持,另一方面质疑不断。文山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回应称,这是防患于未然,不能等着犬只伤人了再出台规定。
撇开那些调侃和围观,此事件核心的争议在于,私人行为政府是否可以介入?一禁了之的方式是否合理?有效解决私人养狗与公共安全之间的长效机制应该如何构建?我是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应急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李丹阳,有关养狗和如何约束养狗的话题,欢迎与我交流。
2k
焦点 2018-11-06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07个回复 共11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王者2018-11-29

主要原因是政府不作为

李丹阳 2018-11-29

题主您好,针对养狗问题我个人有以下几点疑问,望您赐教:
1.地方办狗证出现了田园犬禁入。国内目前大部分年轻人趋向于购买品种狗,也并不排斥办狗证等一系列政策,但反观老年人群体,他们的老年伴侣更多的是中华田园犬,在办证甚至后续一系列政策中可以预见会出现和老一辈理念冲突,或者老年人能力不足的情况,求问这些问题甚至可能说是矛盾如何解决,毕竟好的政策要保证其实施的可行性。
2.宠物作为公民的私有财产,题主提到可能征收狗税是不是就意味着对公民以交过税的合法所得进行二次征税,那么这是否合理?
3.如同好人与坏人一样,养狗人区分文明养狗人和不文明养狗人。在政策出来时自愿按照政策执行的大部分为文明养狗人,而不文明养狗人则可能采取回避风头等态度。那么这一系列目前看似美好的政策是否会沦为套给文明人的无用伽锁,而事情本生并没有得到解决,在这一点上如何保证公平性?同样一征税为例,拿着文明养狗人缴纳的税花钱雇人解决不文明人带来的问题,也就是说可能会出现不文明养狗人给其自身、给不养狗人已经给文明养狗人带来的不良影响全部由文明养狗人买单,其公平性又在哪里?长此以往,劣币效应下我们见证的可能只是政府公信力的下降。
作为我个人,我非常赞同相关政策制度带来的道德约束,但对于目前一刀切式的政策持怀疑态度。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